首頁 > 誠信資訊

施一公:今天我們怎樣誠實地做學問

2018-10-09 點擊量: 270

 做學問的誠實反映在兩方面。首先是有一說一,實事求是,尊重原始實驗數據的真實性。在誠實做研究的前提下,對具體實驗結果的分析、理解有偏差甚至錯誤是很常見的,這是科學發展的正常過程。可以說,許多學術論文的分析、結論和討論都存在不同程度的瑕疵或偏差,這種學術問題的爭論往往是科學發展的重要動力之一。越是前沿的科學研究,越容易出現錯誤理解和錯誤結論。

  比較有名的例子是著名物理學家費米1938年獲得諾貝爾獎。獲獎的重要原因之一是他發現了第93號元素镎。實際上,盡管費米在1934年曾報道用中子轟擊第92號元素鈾可以産生第93號元素,德國的化學家哈恩在1939年1月發表論文,證明産生的元素根本不是93號元素镎,而是56號元素鋇!但這個錯誤並沒有改變費米是傑出的物理學家的事實,也沒有影響他繼續在學術上的進取。費米很快提出後來用于制造原子彈的鏈式反應理論並于1941年在哥倫比亞大學主持建成世界上第一座原子反應堆。

  舉這個例子是希望大家區分error(誤差)與fabrication(造假)的區別。比如一個實驗由于條件有限,作出了一個結論,後來別人用更先進合理的實驗手段、更豐富的實驗數據推翻了這個結論或作了重要修正,那麽第一篇文章只要翔實地報道當時的實驗條件,就不能被稱爲錯誤,更不是造假,也無須撤稿。但如果明知實驗證據不足,爲了支持某個假設的結論而編造實驗條件或實驗證據,這就是造假了,當視爲學術不端。

  但我以爲,誠實地做學問還有另外一層重要含義:只有自己對具體實驗課題作出了相應的貢獻後,才應該在相關學術論文中署名。這一點,很多人做不到。即便在美國,也會偶爾出現大老板強勢署名的事情。在國內,這種事情更是屢見不鮮;更有甚者,利用其學術地位和影響力,使一些年輕學者不得不在文章裏挂上專家、導師的名字,有時還以許諾未來的科研基金來換取論文署名。這種做法不僅有失學術道德,對整個學術界風氣的影響更是惡劣。


相關閱讀

上一條:誠信成二手車市場競爭新熱點
下一條:韓震:誠信是社會發展進步的道德基石